越過人生的「大山」

中橫殘障健行,走出一條新路

有的拄著拐杖,有的扶著輪椅,有的甚至根本看不見事物;卻在愛心的陪伴下,去中橫公路,去走一段風雨中的長路,去翻越人生的崎嶇,不要再以「殘障者」看他們吧。

節錄至341期時報週刊 民國73年9月9日-9月15日
文/董雲霞 圖/黃廣祥

  • 從浴關龍谷瀑布回程的路上,賀賢武連摔兩跤。當他拾起拐杖,挣扎著站起來,臉上竟還帶著笑,沒有任何怨惱。賀賢武今年才十三歲,讀國中一年級。

  • 谷關停車場距離當地基督教福音中心,大約十分鐘路程。從太陽偏西以至天色全暗,一個多時辰了!黄明德仍艱難而緩慢地,朝目的地挪動自己身體,脚穿鐵鞋, 脅下拄著雙杖的黃明德,不要人背,也婉拒別人用輪椅推他的好意,他要憑自己力氣往前走。

  • 劉麗紅走完最后一天十二公里健行路程,握拐杖的雙手,磨出六個水泡。她說:「走的時候很累、很苦,兩隻手痛得要命,可是想到自己畢竟走完全程,心裡的快樂,很難用言語形容。」

  • 侯建光簡直不敢相信自己能一口氣走七公里,他滿頭濕淋淋,淌在額際和臉上的,不知是雨水,還是汗水。 侯建光自出生後,就因腦麻痹,致運動神經受損,他一 手拄杖,走起路來,幾乎是跌跌撞撞的。

  • 龍谷瀑布奔騰狂瀉,飛濺起一片水霧。瀑布后面,接續兩道七彩的虹橋。范静英被帶到山澗邊石頭上坐下, 試著把手伸進溪水。啊!那一刻,她臉上喜悅、滿足的神情,令人動容。范静英是一位盲者。

磨練耐力毅力提昇形象

國内每年登山、健行的隊伍,不勝計數。但從來没有 一支隊伍的成員,像「大山營」一様,是由四十八位殘障人士和三十多位輔導、工作人員所組成。這是一支由信心、毅力、堅忍、服務和愛心鎔鑄成的健行隊伍。 站起來,走路,對一般人來說,是輕而易舉,甚且理所當然的事情。因此,我們很難想像殘障者從爬行、站立到舉步,這中間有多少的挣扎、挫折與辛酸。
當他們竭盡心力,終於站上了和一般人同樣的起跑點 ,却往往被制奪比賽資格,連上場的機會都不給他們。 只因為他們是殘障者,就全然被否定了作為一個人應有的權利和尊嚴。

殘障者被公私立機構摒棄的例子,實在太多了!因為類風濕性關節炎,和病魔搏鬥三十多年的女作家劉俠就曾有感而發,認為社會一般大眾,對殘障者仍有某種程度的歧視與排斥,把殘障者當成外星人,當成機器怪人,當成了商店裡的風潰書、廉價布;只因為形體上的一 點缺陷,殘障者便成了次等人。
人們總是「同中求異」,只把注意力放在殘障者肢體 受到的局限方面,然後去強調他們的「不能」。為什么 不「異中求同」呢?正視他們也有作為一個人的基本權利,他們也有服務社會人羣的能力,他們不僅要活着, 而且要活得有奪嚴。
就是基於這樣的體認,伊甸殘障福利基金會和屏東基基督教勝利之家,共同策劃、主辦了這次殘障者健行活動。

定名為「大山營」的這項殘障者健行活動,行程共五天四夜,隊員分別由台北、屏東出發,於八月二十七日下午在東勢會合,然後分別停留谷關、武陵農場、大禹嶺 、日月潭。八月三十一日上午完成最後階段,也就是里數最長的日月潭環湖健行後,下午各自返回台北及屏東。 原定行程的最後兩站是天祥和花蓮,整個健行隊伍是以中部横貫公路為起迄點,並以天祥至太魯閣,作為最後階段健行的里程。可惜受颱風影響引起坍方,二十九日下午及三十日,往天祥的横貫公路交通受阻,臨時取道日月潭。

很多人把肢體殘障的人視為廢人, 這一次我要證明給全世界的人看,我們不是廢人。」侯建光因腦麻痹影響了運動神經, 不但行動時會扭曲變形,甚至口齒含混不清,但心智健全的他仍吃力的、肯定的一個一個字清楚的吐出來。 「是的」,大山營的營長劉侃說:「我們舉辦這次活動最大的目的,就是希望帶給社會大眾對殘障者一個新的形象,同時也希望建立起殘障朋友的耐力。毅力和 信心。」

About the Author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

Related Posts